昨天晚上,准确点是今天只睡了5个多小时。睡觉前看冯唐的《万物生长》,半夜不知怎的做梦做醒了,想事情,就再也睡不着了。起来吃早饭,食堂都没饭。饿着肚子挺了一会,吃好了,回来接着看《万物生长》。

冯唐是个邪气很重的人,写出来的东西就像荤重的肉糕,浇上腥味十足的肉酱,吃下去后感觉全身的毛孔都变成了鼻孔,向外喷出炙热而富含男性荷尔蒙的诱人气息,把整个屋子变成蒸馒头用的蒸笼,蒸出一双幽幽发着绿光的双眼,眯眯着看着窗外的人行道,走过的美丽的女生。

中间说道他的初恋女友家里有一张床,床头刻着“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我始终坚定不移地相信他其实这本书想说的是“万物生长要靠日”。

冯唐的第一版《万物生长》被无数主编评价:“想骟成太监都不行,浑身都是小鸡鸡”,最后终于出来了,”删改得尼姑不象尼姑,和尚不象和尚“。再版的时候作序,“唯一提了一个要求,再版,原作一个字不能删,该是尼姑的地方是尼姑,该是和尚的地方是和尚。”结果这一段在再版的时候也被删了⋯⋯

文字太荤腥的,不能看的太多,本来也不是天生异禀,没有毒素免疫的技能。我现在吃饭都尽量清淡,让自己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情。但是不得不说,这种文字,一不小心会上瘾。

当初看冯唐的文字也是主要对这个人好奇,第一次注意到这个人竟然是出自完全是两个极端的柴静的一篇博客。柴静的观察类文字我一直很喜欢,细腻冷静,永远是第三视角的母性关怀式的感悟,白色的文字有股无味的百合花的味道。与冯唐三分熟带着血丝,被切的方正的厚厚的菲力牛排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产物。真不知道这两个人怎么聊到一块去的。在那篇文章中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冯唐的邪气十足的文字,印象极为深刻,十七岁的冯唐,半大孩子,写下了“我没有下体,也能把你燃烧。”

接着我就对这个人开始感兴趣了。他的某个女友都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很容易招女孩子喜欢的类型。我就很像知道什么叫做“很容易招女孩子喜欢的类型”。凭什么我不是。读了小半本我就明白了,冯唐,你丫就是个流氓。

就感觉现在就是个流氓当道的时代,好人都没有肉吃。看着流氓们满嘴油光,真不知道是该悲哀谁。

所以有时我就忍不住盼望着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变成一个流氓,那感觉也许会很爽。抡着jj,四十五度仰望着依旧灿烂的太阳。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