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元宵节这一天回到了上海。走进地铁站,湿冷的空气凛凛地吹过,顿时感觉到了和北方不一样的气氛。 晚上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校园中,又是一轮圆月挂在空中,人们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视感究竟有多少实感是个暧昧的问题。

假期配了一个新的眼镜。自从上一个眼镜莫名其妙的遗失了之后,天生对眼镜有所抵触的我借此机会远离了眼镜。近视程度并不高,模糊的世界也并没有给我带来太多直接的麻烦,自信于这个世界就算我看不清它,也没有什么可能会伤害到我。可其实还是被隐性攻击了,太多细小的影响,像是鞋里的一粒沙,留之烦心,顾之费事。

那还是配一个吧,我也享受一下良好的视力。

一个镜片贵也贵不到哪去,一两百顶头了;反倒是镜框从一百到数千不等。个中猫腻着实是看不透,拎不清。

戴上眼镜,世界霎那间变得不大一样,清晰的有些诡异。距离感变得奇怪,之前的经验变得无所适从。 头晕。我知道这是我还没有适应它的缘故。而当我真的有些适应了的时候,摘下眼镜视线再次弯曲,伴随有新的眩晕感冲击而来。

想起《沙耶之歌》,众人眼中的正常在主人公眼中是些异常;而当主人公看到一个认识范畴中的正常之时,自然对于众人来说这就是异常。问题是如何去衡量正常与否?

马克思信奉唯物主义。唯物主义说物体是客观存在的,不随主观意象的改变而改变。可是我们认识这个世界的方式不就是通过各种器官接受信息,再由大脑处理得来的么?就连我们了解他人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也是从别人散发出来的信息自己处理而来的。

你所看到的月亮真的是圆的么?会不会是空气密度不均带来的折射效果?

你所看到的月亮真的是蓝的么?会不会是镜片角度倾斜带来的色散效果?

大道不可道,一道就过,一过就破,一破就错。这文章大概错了吧。

你说写博客的人是个什么心理呢?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