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六月六日,端午节。五天前相声剧顺利结束,身上的压力一下子全部卸了下来,从台上下来的时候,腿都软了,之前来自学长的,来自学习的,来自己的压力,在一瞬间,释放彻底。整个人都有一种被升华了的感觉……

被几个表演任务所困,听起来确实不太出息,更何况还都是自己接下来的活计。但是这之中的压力确实是我没有经历过的,而更因为是自己主动接下的事情把自己搞成这样,就更没有任何可以抱怨的余地了。用某学长的话来说,你这是自找的。没错,我确实就是自找的,我想看看我的极限,我最多能同时做到多大的能耐,我不愿意向自己低头。

放下来,也很轻松,我本可以推卸掉其中的一项到两项的。可是我没有,我在坚持,我真的很努力的坚持,最后好在坚持了下来,虽然没有做到什么让我自己感觉出彩的地方,但最终也没有搞砸什么,中间出现的那一堆又一堆的事故,也都得到了完美或是不完美的解决。我知足了。

卸下担子,这两天就过的挺恍惚的。就像是一个死里逃生的人一样,在持续地绷紧神经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不期望什么高兴的、兴奋的事情,也就希望能安静的、安心的坐在阳台上,呆呆地看着云彩慢慢的飘啊飘啊,树叶哗啦啦的跳啊跳啊,各种各样的人就在树叶的缝隙里面时隐时现,从树叶这边走进去一个人,然后从另一边走出另外一个人。笑一笑,扭过头,接着看云彩。

我想停下来,可这个世界不会管你,他还在一个劲的往前跑,事情总是处理不完的。新的硬盘到了,折腾了两天,把资源都整理过去了,更换系统盘,又重装了Ubuntu,还是我喜欢的自定义模式,折腾来折腾去。今天才算是安定下来了。

端午节。终于说到这个端午节。

按理说,屈原想不想跳河,他想跳哪条河,跟我是没多大关系的。可是他这一跳让我们多了一天的假期,又多了一个富于意义的食品,实在是千古一跳,就值得歌颂的。 已经嚷嚷了两天要粽子吃,今天就收到了妹子送的。好久好久没有没有从女生手里收到过什么吃的了,上一次真的好像还是初中的事情,即使是礼物貌似上大学之后,正正八经的估计也不超过两次,而且还都跟生日没有任何关系…… 看到别人送的吃的就想到了初中的美好时光,那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光,是想有的一切全部都有的时光,有哥们们的结帮,有女生们的暧昧,有门口的小吃一条街,有菜市场里的市井杂烩,有各种各样的成就,有老师的赞许,有校长的重视,有视野的膨胀,有人生的成长。

把粽子吃了吧,虽然它一路奔波都已经凉透了,可它还是粽子,它不会因为温度的降低而变得不是粽子;就像我,不会因为别人的期望而变得不是我一样。 什么长尾巴短尾巴的我分不清楚,对我来说食物只有好吃和不好吃的两种。这没什么明显的界限,甚至有的时候会因为某些意味而使得不好吃的也好吃起来。

写的时候不小心在豆瓣电台上听到的,送给大家吧。很少给博客附音乐,总觉得很蛋疼。不过难得这么和谐的心情。

Pax的《I Say》。我说,你听见了么。

太阳照常升起,它不会因为有乌云的存在而拒绝发光,甚至,它会刺透层层的乌云,来到我的身旁,阳光依旧,我也温暖依旧。It's time.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