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对于我来说,最好的墓志铭也就只是:“他很痛苦,他很孤独,但他创造了一个时代。”死后的评价也许对于一个人来说毫无意义,但是,在活着的时候,就只是想想也能让自己充满活下去、坚持下去的勇气。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创造一个时代,也许不过是痴人的幻想,但我已经预示到了自己的痛苦,自己的孤独。注定要给周围的人带来奇怪的情绪。我所想要的东西,一直以来无论如何变化,终究让大众不太舒服,却又没有差异到人们可以坦然接受这是一个怪人的地步。这真是可怕,我想想都可怕。

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一个没有成就就没有办法活下去的人。我喜欢创造,我喜欢思考,思考别人连思考都未曾有过的事情,这些都是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如果他人都不认可、不在乎,那是不是就无法转化成现实的财富?那是不是现实意义上的无价值活动?

我厌恶浑浑噩噩,我厌恶循规蹈矩,甚至对于和其他人做完全一致的事情都有不同程度的反感之情。我渴望与众不同,我想让人们对我展现认可的表情,即使之后他们将之抛到脑后。我渴望的事情越来越多,而同时又越来越认识到自己的渺小。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问题是,奉献给谁?

苦痛,就像是一条蟒蛇,你挣扎不开,只能越来越累,可是一旦你停止抵抗,蟒蛇就会收缩,慢慢把你绞死。

有时候我也在想,是不是应该放弃理想主义,去做比如像母亲眼中的有板有眼的规矩生活,让那些幻想消失在摇篮之中。我觉得那样我肯定能做的比一般人要好的多,小生活有滋有味,一天一天细细慢慢地过,妻子孩子肯定成天幸福的像朵花似的。

但更多的时候我在想,一个20岁的男生,放弃了理想,也就一无所有了。

姑娘们,请记住,一个有所谓理想的男生绝对是一个危险的存在。

我喜欢姑娘,我很喜欢姑娘,但是头顶的蓝天,是那样的充满着诱惑。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