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 Mon Jun 25 05:27:16 2012,我在上海金山。

金山应该算是上海市的一部分,但是距离市中心有4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这里的天然海湾(杭州湾)难看的要命,但是人工围出的沙滩还多少有些水的本色。 村落众多,典型的跃进中但是环境很差的城市。 昨天在坐摩天轮的时候和一个工地的大叔一起坐的,他说他觉得这里挺不错的。典型的跃进中的城市的小市民。

我在沙滩附近着了一家看上去还可以的酒店。 我跟她说我要一间能看到海的房间,上来一看,就能看到海的一个边,再加上空气质量在中国实在是很难堪,海,基本就是模糊一边。

吃过晚饭打算工作两小时,学习两小时。但是发现自己需要互联网上的东西,而我的 Macbook Air 又忘记带有线网卡了。 我完全没有开灯,很快,八点钟的时候就困了。

在学校的时候,我就下决心要九睡五起。但是室友的存在让这个计划难以实现。 他们会开灯,在光亮的刺激下人的意识是很难平静下来的,除非过了很累的一天,否则九点钟中是没有办法困倦下来的。 加上欧洲杯,一个室友每天都要看球,不仅有灯光,时不时的走动还带来了声响。 这些都是会触发人类自我保护意识系统的东西,早睡就是一种奢望。 还有环境的影响,大家都在上网,在这种环境驱动力下,不由自主地就也会一直上网,需要极大的意念才能克服。

事实上,人在长期进化的过程中,已经逐渐适应在黑暗中睡去,在光亮中醒来的生理习惯。这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人在太阳落山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会困倦下来,而人工的灯光却试图改变这一趋势,以期望增加人的活动时间。 但事实上,一个成年人如果他想有一个充满精神的第二天的话,无论如何都要保证一天7~8小时的睡眠时间。 而人工光源只不过是拖延了这个时间而已,而使人处于在黑暗中劳作,在光明中睡眠的局面。 人类在上万年的进化中,适应了顺天而行的作息方式,此为顺势而为,改变人类的作息是一种降低效率的行为。

我本来试图用闹铃来强制自己睡眠,9点一个闹铃,5点一个闹铃,没用。只会嫌它烦而已。 但是自己出来,不到九点就困了,不到5点就醒了。后来我查了一下日出时间,我的自然醒时间基本跟日出一致。

所以现在我意识到我很希望有一个自己的住处的原因,我也意识到自己其实并不是不去旅行会死的人。 我向往旅行的意义在于向往一个人的独处,向往的是自由的生活。 而我不喜欢奔波,我喜欢安定。 我不知道,这个结论是不是就是,我想要一个人安定的生活。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