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初中的四人帮,我们潜入了王宫去获取消息。在被人发现的时候,一个平时被我们认为很怂的人很淡定的与守卫周旋,顺利脱出。这次的任务我没赶上。

第二次的任务,我也参加了。刺杀一名老医生。我们在一间破旧的民房中做准备,他们给我一把枪,我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他们说别进裤带里就可以了。我赶紧将裤带系紧,枪可以别进去,但是还是不放心。我又要了一把枪,放到我的裤带里。我抱怨说钱包太大真是不方便。

准备期间曾有帮忙的人表现出不可靠的行为,为了安全,我的一个同伴便处理了这个人,并把他重新化妆,伪装了尸体。后来有人怀疑我们的行为,在我们扛着一个像棺材一样的大木箱子回来的时候被拦下来了。我迟迟没有放他进来,不断地拖延,因为屋里有很多散置的枪,而且还在化妆尸体,更麻烦的是为了掩人耳目,正在搬箱子的人有一个被我们化装成了跟死者一模一样的形态,如果被人看到这种光景,我们肯定就暴露了。我正准备拿枪解决来干扰的人,不知为何他们就散了。

执行任务当天晚上,他们先出去等我,让我快点,我把枪塞好下楼却没看到他们,我沿着狭窄拥挤而繁华的街道在找他们,结果他们打电话给我说他们就在楼下,我回去一找果然就在楼下。

我们一行四人来到了医院,看着病人被面部木讷没有表情的医生和护士呼来唤去。 在一个狭小的过道,类似一个很短的小拱桥,我被一个护士撞了一下,发现我的枪已经顺着裤管滑了下来,掉到了地上,我挡住护士的视线,淡定的捡了起来,发现枪被我插进了钱包里,和钱包一起滑出的,没被人发现,感叹下钱包大真是太好了。

医院里空间到处都很拥挤。我看着他们三人进入了医生的办公室,叫唤着他的名字,宣布着对他的审判。我犹豫了一下,没有跟进去,怕地方太挤到时候不利逃跑,我开始观察环境,按原路返回。接着我听到一声枪响,他们三人跑了出来,我也开始跑起来。

我们跑出了医院,全城拉响了警报。我们四人是分散逃跑的,我很快到达了撤离点,用电话退出了这里。

最后来自王宫的和来自医院的人团团围住一个我不记得是谁的人。王宫的警卫长轻蔑的看着他,叫出了他的伙伴,他一直倾心的姑娘,和他悉心照料的一头狮子。但是姑娘无法察觉,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他。警卫长想要让他在心爱的人面前被自己照顾的野兽所吞噬。他现在浑身鲜血,饥饿的野兽眼里泛着血光。他默默地流着眼泪,他全部的爱恋都只是深深埋在姑娘全部的金色的头发里,无法离去。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