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一台电脑前,进行语音通话,对方是一名学生的母亲,还有我的母亲。 我们在讲述这位男生的事情。 这名男生本是我的同学,强壮而目中无人,长期欺负我,我愤怒,但是我从未表现出来。 只到有一天我忍无可忍,我要反击。 我突然增长了许多力量,我抓住他的脚踝,甩了半圈,从空中砸到地上。 我听到咔嚓一声,我知道他的腿断了。 他还是大声哭救,但是周围的人都吓呆了,一动不动,他们想不到平时这么好欺负的我竟然可以如此爆发。 我并没有停歇下来,我跨在他的身上,朝脸部重重的砸下了拳头。

那位母亲又抽噎起来,我母亲安静的与她对话着。 这一切让我感到厌恶,我看到了自恃弱者的姿态,她只是在博取同情,而我不会同情博取同情的弱者。 他母亲说正是由于我的原因,这名男生从此一蹶不振,身心俱残,还有一名女生因此而跳楼,这个学校因为这些丑闻人们纷纷离去,整个校园荒芜一片,

我离开电脑前,走出了屋子,看到校园里果真是荒芜一片,我静静地看着不远处有个姑娘走来。 她走到我的面前,小心的点了下头,我讨厌这种感觉,我无意伤害不强壮的人,他们没有必要害怕我,我只是在面临欺压的时候强力反抗而已。 我招呼了她,问她来这干嘛,她说要看一下那个男生的母亲或是送个东西什么的,等一下再来找我聊天。 我没有说话,摆摆手让她进去了。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