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陌生人打电话给我,让我去一家拉面馆工作,我知道她也会去。 我走在一条繁华的却肮脏的小巷中,但是街上却没有人。这是一个陈旧破败的却灯红酒绿的末世都市。 我不停的找路,又打电话问具体位置,我看到旁边有一个男人从一辆大巴中走出打着电话。我知道了这就是我要找的人。没想到这个拉面馆竟然开在像大巴一样的房车中。 我走进拉面馆,里面很昏暗,像酒吧一样。有几张长长的木桌,没有灯,桌上放着几个粗壮的蜡烛,把桌子照亮一个圆圆的圈。 我坐在离门最近的那张桌子,面向门,身后还有一张桌子。那个男人坐在我左边一张大椅子上,那个不是给客人坐的。 男人接到一个电话,是她打来的,她找不到路了。过了一会,她进来了。 我们俩都要了拉面,我观察她,我感觉她变了,不是我以前认识的她。我心里变得很不安定。 我不想和她一起工作,不过最终我们都没有接受店长的邀请。 这时店里发现了一个死人,死得很惨,是刚刚被谋杀的。我心里更加的不安了。 她离开了,我留下来帮忙处理善后问题。 之后不知怎的,她接受了另一家店的工作,在那家拉面馆工作。所以我去那家拉面馆看她。 那是一个相对比较明亮的拉面馆。 我点了一碗拉面,边吃边看她忙忙碌碌进进出出,心中各种复杂的情感。 突然有人高声大喊死人了。我冲出屋子,发现她倒在一小堆垃圾袋中。据目击者称,她在倒垃圾的时候,突然冲出一个黑影,一下就将她击倒了,那个黑影应该是个男人。人们议论着,有个人说可以根据她和垃圾袋的相对位置判断倒下去的方向,这样就可以直到那个男人是从哪里窜出来的了。小巷很小,但是都是些破旧的华丽,现在大多都已非常肮脏了。 我在怀疑是那个找我们工作的男人,这两件事都是在他找我们工作之后发生的,也都发生在我周围,这类事情很少见到的。我怀疑下一个可能的目标,就是我。 我很不安,但是周围人都像完全没注意到这种可能的样子。

=====我是世界的分界线=====

我参加了军队,成为了一个特种兵。这次的任务是强拆房子,我知道是她的家。 她是一个很大的家族的长女。她的父亲是家族的核心,所有人都听从他的指挥。 她们家是个有三个别墅的小型庄园,周围有一圈高高的铁栏杆。虽然在我看来也不是特别豪华的住所,但是显然在当地已经是非常有声望的象征。 这里太阳明亮,空气温黄,像沙漠,却没有沙尘。

我们试图用不浪费子弹的方式解决问题,她们奋力抵抗,我们就这样僵持着。 她们有事情要整个家族出门,临走前特意检查了所有的门窗。 我们决定快刀斩乱麻,直接把大炮推了出来,我们在对面的房子上试了一下,看上去很有气势的大炮,实际效果很差,基本跟投石车差不多。我检查了一下发现投出去的实际上是西瓜。但是突然那些被打击过地方发生了爆炸,看来这西瓜能延时爆炸。

我们决定轰开她们家的大铁门,这样队伍就可以进入了。轰了很长时间,门才轰开,我们一群人进入了她们的房子,这时她们也回来了。 我们两拨人发生了各种冲突和冲撞。 她质问我说我有得到她的父亲的同意么,我没回答,转身去找她的父亲。 老人已经年纪非常大了,眼神没什么精神了,坐在藤椅上一动不动。 我问他我们要拆你的房子可不可以,他一动不动静静的慢慢的呼吸,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我重复地问,完全没有回复。

部队的手工拆除还在继续,她们家的人的干扰还在继续。 冲突不断升级,武装斗争开始,有人开始伤亡。 我也开始攻击房子,人们在攻击最下面的房子,我决定攻击最上面的房子。 我抱来一个西瓜,绿油油,完美的球体。我把它仍向最上面的房子。 西瓜砸碎屋顶,砸进房子,我进到房子里,找到西瓜,抱出来再砸向房子,反复几次。我看到西瓜也产生了裂纹。

已经死了很多人了。我也杀死了不少人。 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梦,这个梦我以前肯定做过一模一样的,我发觉这是一个轮回,这个轮回没有人可以逃离。我意识到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牺牲掉我自己和她的母亲。 我看着周围人跑来跑去打斗的场面,我顿时泪流满面。

2012-11-20清晨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