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外野,一座地下城,里面通道纵横,真正的地下世界。 我在里面隐居或是潜伏或是就单纯是个喽啰。 在里面打杂。

一天被老板抓住,或是因为身份暴露,或是因为搞砸了什么。他要把我解决掉,吩咐旁边另一个喽啰解决掉我,说的非常随意,然后就走掉了。 我和周围的同事闲扯着,心理有些不安,但我还是努力搞笑让气氛欢快起来。 我跟那个人说我们走吧,他盯着我看,然后把我拉到一旁,说我觉得你是个好人,如果你不想死,我知道一条密道。我说好。

我稍微乔装打扮了一下,穿上护颈,系上围巾遮住嘴巴,带上普通毛织帽子,弄脏衣物,像是流浪的中东人士。混在穆斯林的队伍里缓慢前进。 靠近通道口的时候停下来。老板在不远处和一帮朋友喝酒。那个喽啰提着一包东西去找老板,老板看上去非常兴奋的样子,我趁机闪过到了通道口。 坐在通道口的女生我认识也认识我,正在和她的女伴们聊天。我靠近过去,她主动挪了挪椅子,把通道让出来让我过去。 我说我还要等下我的朋友,她就继续聊天。那个喽啰过来后,我跟他道别,他说祝你好运。

我进入了通道。 这个通道是一个滑梯,里面全是冰,很冷,很快,也很可怕,不知道通向哪里,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出现什么。

安全出来后,是一片大草原。 这里似乎有战争。

我跟一个富家子弟一起同行,他飞扬跋扈的跟我讲着他的事情。 期间发生了一些突发事件,我知道了他其实有个狙击手保镖在远处保护着他,我仔细的环视,我看到了那个狙击手,是个女生。

他说我们应该喝酒,他拿出一小小的白色的瓶子,我闻了一下,无色无味的液体,不是水。 我很渴,也很想喝酒。他又拿出一大瓶白酒开始对瓶吹,我就喝了一小口。 很快我的身体出现了反应,神经反应速度在不断下降,我问这是什么东西。他说既然是无色无味当然是为了查不出证据咯。 所以是毒药是么。

小白瓶掉落在地上,他的白酒也喝完了,瓶子仍在地上。他醉了,狂妄的笑着,说有些人就是太饥渴才会死的。

我的理智还在,我掏出我的枪,中世纪加勒比海盗式的洋枪。我指向他开始开枪。 我没有打中。他突然就慌了,手忙脚乱着找着自己的武器。我继续开着枪,努力瞄准。 又开了两枪还是没有中。我努力走向他,尽可能的在瞄准些。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枪响,我愣了,但是很快反应过来我没有中枪。 我回头一看,十几米远的地方外那个狙击手女生趴在草丛中端着狙击枪,枪口前是一个被爆头了的小萝莉。 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我第一反应过来,我心中的悲愤被极大的激起。

我走向狙击手开始开枪。她也没有预料到竟然一枪没能解决,手忙脚乱的在换子弹。 开始两枪没有打中,第三枪的时候打到了女生的额头上。 我回过头,那个男人还愣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我走过去,一枪打在他的胸口。 我拆开枪,检查像钙片一样的子弹。他们还有很多。 我又在这两个人的脑袋上补了几枪。

Sat Nov 9 09:09:50 2013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