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孩从森林里走出来,脚上穿着一个巨大的像独木舟或是龙舟一样的鞋。他一下子跳出来了。突然我发现他脚下不是坚实的土地,而是波浪起伏的水面,他两只脚稳稳的踩在水面上,像滑冰一样在水面滑行。 举行滑水比赛。每个人都有了一套这样的鞋子,我们在操场上滑行着,这是我小学的操场。 我快速的在人群中穿梭,双手在空中挥舞,我可以一只脚高速度大转弯持续很长时间,我感受到了腿部肌肉绷得紧紧的。 我决定到更远的地方去。我向校门滑去,校门是两扇高大的铁栏杆,用铁链铰在一起,中间有很大的间隙,上面有一个女生想要翻过去。我直接冲向中间的间隙,但是第一次骻骨卡住了,我侧了一下身就挤过去了。 回头看到那个女生还没有翻过来,我决定要帮她。大门好像一下子变得好矮,又变得柔软,如同上方就是铁链一样波动着。我帮她把铁链往下压并固定住,她又试了几次,终于过来了。

我决定去旅行。好像有一个目标,又十分的模糊,也许是一个比赛的终点,又好像是比谁去的地方有趣,也许只是我单纯的想去。 我和其他两个人横穿了马路,抄小道踩了草坪。一束明亮的灯光打到我右侧的脸上,我扭头一看,一辆警车向我们开来,有一个人向我们拍照,我站在离警察最近的位置,估计脸会非常清楚的记录下来。我很清楚,我们的记录要不干净了。 不过我们没有停下来,继续踩草坪。不过当我来到海边的时候,我意识到天已经黑了,而我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我不知道其他比赛的人都在哪里。远远的海里有很多人,点点星光,但我不知道他们当中谁是比赛的人。我不知道方向。 我拿出iPhone,搜索地图。我看到我在一个大陆边缘,面前是大海,或者只是一片很大的湖,中间有一个小岛,我想去那里,我意识到我很熟悉那个岛的名字,应该是现实中的名字,我当时随口就说出来了,好像是个什么镇,但是我现在想不起来了。这个岛的北边一点有一座岛,我应该也非常熟悉。再北一点有一个小回字形的地方,我发现它在地图上是淡蓝色的,这是海水的颜色,这意味着他是沉在海底的城市,回字形逐层下降,像梯田一样的方形海沟,也许不应该叫海沟,叫海坑比较合适。 我站在海边,但这里不是沙滩,而是距离海面有些距离的堤坝,好像星海广场。 我也许是直接跳下去的,也许是找到了路,总之,我现在在水上,溜冰一样的滑水,滑向那个小岛。

不知何时,我到达了小岛,我走在一个下降通道中,前方像是地下人行通道里的商业街一样。斜前方有个长椅,上面坐着很多一动不动的人,像石像一样在等待着什么人,而且不是我,我很清楚,虽然一动不动但他们都是活的。 我遇到了我的母亲,还有我二舅。他们问我我要去哪里,我说我还不知道,我要想一想。我又拿出iPhone来看地图,我放大了我所在的小岛我意识到我是从小岛的西北角登陆的,这个小岛只有一条通道,从西北角向南再折向东直到东南角,贯穿小岛。东北面是一座巨大的山,占有了小岛三分之二的面积,高耸入云。 我想了一下,说我想要滑水去南京。南京在这座岛的北边,有些远。南京是一座非常大的城市,地图上看不到它的北边界,回字形,一层一层的城墙,最外面一层沉在水中,我不知道城门在哪里。但是我想去。 母亲和舅舅用一种深沉但不置可否的表情看着我,对我说,南京很远,你去有什么意义。我说我想去。他们说,你要想好。我想有什么要想的,这么近的旅行,我背起包出门了。 出门后我意识到现在已经是半夜了,四周漆黑一片,只有远处有零散的点光源。我突然担心起来我会划不过去,半途没有体力的话又没有办法睡觉。可我又十分想去,我觉得我必须去。也许我应该在当地找家旅馆先睡一觉,同时我又感觉这个天永远也不会亮起来,太阳永远也不会再升起。 我在这小纠结中听到了起床的铃声。

2012-11-13早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