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一部电影,全程都是第一人称。有一名罪犯,做了很多欺诈和包括故意伤害等罪行。 其中一个欺诈作为案例进行了讲解,如何在车边将人的财务骗走。 凶手被发现后便开始逃跑穿过各种教室、走廊和其他地方。 她一直想把我们引入一个房间,后来我知道那个房间里放着很多炸弹。可是最终也没有上当。 期间很多人受伤。 当最终凶手被捉住的时候,她倒在地上,镜头变换成她的视角,所有人围成一圈在她的周围为她啜泣。 凶手是一名老师,她看着面前扑倒在她前面的学生流泪说着惋惜她的话。 突然其中一个扑倒在她面前的学生抓住她抽出匕首狠狠地刺向她,不停。 我感觉这个太血腥了,这段又重新来过了。 这一次,这个学生抓住她的衣领狠狠地用拳头打向她的脸,大骂刚才逃跑的时候竟然刮伤了自己的脸。

后来影片杀青了。剧组准备去庆功宴。 其中有个很人光着上身,我一直觉得他的行为跟我很像。我也是光着上身的,虽然感觉有点冷。

我结的账。吃过饭我们就准备散了,门口嘻嘻哈哈地告别着。 在一辆车边,有两个陌生人,他们用了一个当时我觉得无比正确的逻辑用那个车的车钥匙换了我的钱包和手机。 我还在和朋友们挥手告别。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周围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突然慌了。手机和钱包一直是我最依赖的东西。 我现在没钱,又没法打电话求救。 我开始思考丢了东西都有什么后果。 显然钱包里的各种卡是会被盗刷了,正想带电话给银行冻结银行卡,意识到手机也被骗走了,那么也会被倒卖掉吧。 不过最重要的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家。

突然意识到我手里还有车钥匙,我回头看看车,才发现这辆车破的实在是够可以的。 非常旧。比普通轿车小,却长得像拖拉机一样。 好歹我钻进车去,想着那帮人把车都给忘了,他们没想到我会动这辆车(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这么想)。 他们把我的手机钱包骗走了,我至少也不能让他们在找到这车。搞不好还比手机钱包值钱呢。

外面天又黑又冷,我穿着厚大衣在狭窄的车内找了半天都没找到钥匙能插进去的地方。 我试探性的踩了几下油门,发动机也没有反应,车也没有加速度的感觉。 但是渐渐地我感觉到车动了。像是在坡上没有刹车一样。 我赶紧把住方向盘,想着赶紧现离开这个地方。 速度加到一定程度就稳定了下来,我努力尽量不踩刹车浪费动能。 我要让自己尽可能走远些,还不知道前面有什么。 我小心的在路上行驶,躲避着其他车辆。我甚至穿过了一个车道间的隔离带。

我来到了一片居民区,看到了一个还有空位的停车场,我打算停在那边。 下了车感觉稍微好了一点,心想自己怎么能落到现在这个境地。

不知怎么我回到了家门口。转身看到了父亲,他因为很久没我的消息便跑到我住的地方来,在楼下等我。 我一下子感动坏了,抱住了父亲。

父亲问我怎么搞的,那么简单的事情还会被骗,做梦呢? 我突然意识到我没有防备是因为这个手法跟拍摄电影中的一个手法很像,我还没有从电影中脱离出来,还以为是在拍电影。 我告诉父亲我就是没意识到我在做梦。

父亲说去找母亲吧,带我回到了之前吃饭的地方。 大堂的桌子边坐着我的一些亲戚,他们看着我感觉事先并不知道我会出现。 我看到我的母亲,走了过去,母亲看到我便站了起来。 我一下子保住了她,感觉这是世界上最温暖的怀抱,我没有止住眼泪,流在了母亲的肩头,没有让其他人发现。 我突然想到要打电话注销银行卡。不过我舍不得怀抱,又抱了一会。

醒来。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