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学生,在学校附近找宿舍,我坐着电动轮椅走在走廊里,我不残疾,只是图便利。不是室内的走廊,是像汽车旅店的门外的过道。左边是栏杆,右边是房间。我们的房间在过道的末尾。过道的末尾栏杆竟然缺了一半。我心想好险,一不小心轮椅就会冲出去了。我跟我的一个室友说了这个想法,然后就进屋子了。

屋子是一个长条的长方形,一个床在中间,房间的另一端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厨房,一部分是一个小高台,有一个台阶。这个小高台用从天花板到地板的玻璃包围了起来,开了一个门。进去后我发现左手边的洗漱台,左前方竟然是一个蹲厕,很高的蹲厕。再前方是同样玻璃隔开的房间,里面有个大床。我第一个想法是怎么会有蹲厕这种上世纪中期的东西,都没太顾及这厕所太通透,在客厅里一览无余的问题。但是由于东西都是很好的东西,可以看出即使那个蹲厕也是相当好的玉石,所以反倒感觉让房间十分的明亮通透。

我和另外两个室友讨论如何分配床的问题,最里面的这张床是大床,要睡两个人,外面客厅里是小床,只能睡一个人。我就想要一个人睡,多少有些个人空间,和另一个男人每天都睡一张床让我感到不舒服。但是我更好奇为什么会有蹲厕,我就问我一个室友,感觉是他一手设计的。他面带微笑,说就是这样子的呗,好像对这个设计十分的满意。

另一个室友上学去了,这个室友不知道在客厅里干什么,我盯着这个蹲厕看它的设计。它的里面是一个非常光滑的脸盆大小的半椭圆体,中间开着一个圆孔。两边是脚踩的台子,上面有常规的波纹增加摩擦力,最外围有一圈围了起来。玉石反射着光芒,被打磨的非常好,纹理也非常清晰。

正看着,突然蹲厕变成了一个小浴盆,墨绿色的玉石,非常光滑,像一个广口碗一般。我十分诧异,回头想跟室友说,他突然笑了起来,说他设置了一个幻象,现在时间到了自动解除了。我并没有持续在诧异的状态很久,很快我就很兴奋的跑到他的面前问他,“你是超能力者么?”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