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速录员终究会被语音识别所取代一样,人类现在的工作都终有一天会被可大规模复制的、稳定性更好的机器所取代。人类将站在成堆的机器上面,去做更复杂的事情;事实上,任何有机体都应该尝试站到其他有机体的上面,向更高更复杂的有机体发展。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