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渐渐的能体会到哲学家们的痛苦之处了。他们要担负的起整个他们自己构造的世界。 精心的呵护她,维护她,守护她,那是他们生存的依赖。 他们因此而最为强大,也因此而最为脆弱。 我怀念起当年读尼采的书籍时候的快乐,那是不屑俗世的俗世哲学,充满积极能量的超人哲学。 最近心总是很累,也该回过头去静下心来好好看看那些书的时候了。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