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鹿住在山里。村民们很偶尔才会看到,不知道有几只。人们不敢接近它们,因为神鹿的毛发像阳光下的肥皂泡一样有着瑰丽的渐变色。神鹿也往往远远地站住,直勾勾地盯着村民们看。有胆大的想要接近,踏出第一步,神鹿就一闪消失在树林间。人们把它们视为流星一样的东西,认为此时许愿愿望便会实现。

莫尔是本地的猎人好手。年轻的小伙子,争强好胜。他没见过神鹿,但是常听村民们讲起神鹿看上去多么奇异。因为插不进话,这类对话常使他坐不住。他想,至少要见一次。他出去打猎愈发勤快了。

那天,他独自追逐一只野猪,来到了不甚熟悉的地方。此时已接近日落时分,天空一片猩红的晚霞。在一个小断崖上,他看到了神鹿。神鹿在崖下面的小溪里喝水,表面与其说是毛发,更像是光滑的皮肤,在晚霞的映托下,呈现紫红交错的渐变色。他在崖上,发觉神鹿可能并没有发现在高处的他。突然他萌生一个想法,想要抓住神鹿,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神鹿可能感觉到了什么,突然抬头看了看四周,他赶紧俯下身子,不过神鹿并没有尝试往上看,接着喝起水来。

莫尔慢慢地拿出他父亲留下来的弓,和他自制的箭,瞄着神鹿的大腿射去。箭稍微偏了一点,擦着神鹿的皮肤射到了地面,神鹿跑开了。莫尔下去找到了箭,闻了闻箭上血的味道,突然他信心满满,认为他肯定能抓到神鹿。他能闻到空气中血的味道,他顺着味道找到了神鹿,又是一箭。这一箭插到了神鹿的肩头,使空气中血的味道更浓了。他愈发高兴了,他想起了他的那些臭屁的朋友们,回去后他们肯定会从此高看他一眼,不敢再随便对他吹牛了。他猎人的本能都张开了,他追上神鹿一箭射到了背上。太阳已经多半沉到了山下,余晖使得神鹿看上去暗淡了许多。莫尔的笑容都已经写到了脸上。他仿佛看到了村长,那个和蔼的老头,说不定等他看到神鹿,会惊讶得下巴掉在地上,擦擦眼里激动的泪水,把村长的位置让给莫尔。神鹿走到一个低洼的地方趴了下来。体力应该耗尽了吧,他想。他拉满了弓,射到了神鹿的头上。

神鹿像肥皂泡一样爆了开来,溅到了莫尔的脸上。莫尔呆住了,但是胜利的喜悦冲击了他的脑袋,他不禁手舞足蹈了起来。他看到了住在村长隔壁的丽莎,她大概算是个冰美人,看上去对男人完全不感兴趣。但是他看到丽莎在看着他,眼里飘着期待。他向丽莎跑去,却没注意脚下的石头,一头栽进神鹿的血池中。霎时眼前充满了影像,他看见了琳琅满目的花式面包,他看到了女人雪白的胸脯,他看见了原始部落的人们在搏斗,满脸是血。

第二天,村长叫人去找莫尔,两个去找的人都没有回来。后来政府派直升机过来搜查,发现三个脑袋栽在血池里的人。阳光照射下的血池,表面有五彩瑰丽的渐变色。科学家们穿着生化服来把尸体都带走,并发现血池表面会色散的物质有致幻剂的作用。政府虽然封锁了消息,但是人们还是找到了它的结构,并人工合成了出来。从此世界的许多角落里,每天都有人梦想成真。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