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浴缸里,
把水放掉,
闭上眼睛,
静听水流的声音。
液面一点点的下降,
像一双细腻婉转的手,
轻抚过身体的每一层,
每一片。
身体逐渐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
随之冰凉,
寒冷,湿漉漉的寒冷。
让人想到生命的流逝,
和死亡的刺骨。
comments powered byDisqus